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挣扎与失控:两度自杀、杀害两人

2019年05月26日 13:38 来源:澎湃新闻 参与互动 

  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挣扎与失控:两度自杀、两次逃院、杀害两人

  澎湃新闻记者 戴越

  5月12日深夜将近11点,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了已经熟睡的张峰——那是精神病院打来的,院方告知,他患有精神病的儿子张山刚刚从医院逃走了。

  张峰一家是河北邯郸魏县人。5月10日,儿子张山刚被送进魏县漳南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医院毗邻漳河,因此得名。天眼查资料显示,魏县漳南精神病医院成立于2014年,属民办非企业单位。

  接到电话后,张峰及多位家属同院方一起外出寻人。他起初没有太担心,因为这不是张山第一次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

  张山的多位亲属介绍,张山从2017年起出现精神异常,两次扬言要自杀。当年第一次被送进精神病医院时,他就曾偷偷跑回家。再次发生逃脱,医院和张峰都推测,张山很可能还会跑回家。

  事实出乎所有人意料。这一次,张山没有回自己家,而是去了距离医院3公里外的岳父岳母家。他翻墙进入,将同为58岁的老两口残忍杀害。

  魏县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张山已被魏县警方刑事拘留,正在对其精神状况进行司法鉴定流程,目前鉴定结果尚未得出。

  出现异常

  36岁的张山本原本拥有正常人的生活。

张山和小丽的结婚照片(翻拍)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戴越 图

  他和妻子小丽2006年结婚,育有4个孩子,三男一女,大儿子13岁,最小的一对是龙凤胎,今年也要7岁了。多年来,张山在青岛工地打零工赚钱,小丽在家带孩子,小两口感情没出现过什么问题。

  张山的多名亲属也向澎湃新闻介绍,得病前,张山一切正常,人很老实,只是不太爱说话。“没病的时候人很好,要不然,我也不能跟他生四个孩子。”小丽告诉澎湃新闻,丈夫的变化要从两年前说起。

  那是2017年五一假期前后,张山回老家考取驾照后返回青岛,此后变得多疑。

  “他开始经常半夜或凌晨给我打电话。”据小丽回忆,电话中,张山称给自己买了意外保险,如有意外发生,要小丽把钱收好。

  小丽说,当时丈夫还指责谩骂她对自己不忠,“你别不要脸,不要对不起我“,原因是有同学告诉张山看到过小丽跟一个男人上车走了。

  “我跟张山解释了无数次,根本没有这回事,我要是和别人好了,我还在家给他带四个孩子?” 小丽认为,这件事始终憋在丈夫心中,进而酿成大祸。

  另有多名家属向澎湃新闻表示,张山精神出现问题或与经济压力太大有关。

  张峰介绍,张山今年36岁了,“看见身边的同龄人都买这买那”,而他才刚刚把结婚时盖房的钱还完。每天打打零工,只有一二百元的收入,可他面临的,是三个儿子未来娶妻生子的压力,“现在在我们这儿,想娶媳妇买车盖房至少要十几万”。

  张峰认为,是现实压力让儿子难以承受。但亲戚们并没有听张山吐露过这些,“他就是不爱说话”。

  2017年5月以后,张山的言行举止变得异常。

  同在青岛打工的妹夫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张山那一阵在青岛时总会自言自语,称有人要害他,“有时我俩没活的时候在一块坐着,他就会说‘有人要杀我,你可保护好我’。”

  小丽对丈夫的情况感到担心,2017年5月下旬,她让张山回到老家。

  回家第一天,张山就怀疑小丽做过对不起他的事。他带着小丽去做了妇科病检查,还拉着她去派出所报案称有人要侮辱妻子。小丽最初以为,丈夫的怪异举动可能是因为没休息好,还给他买了安神补脑口服液。

  张山看到后,坚持认为那是毒药,从家里骑车疯狂逃跑,“他骑自行车,我和公公(张峰)骑电动车都没追上”。小丽记得,第二天凌晨两点,邻村附近的派出所给她打电话让去领人——张山那一晚闯入了邻村一户独身女性的家里。

  回家睡醒一觉后,张山又做出惊人举动。他跑到自家楼顶上打算跳楼自杀,张山的四妹回忆,“当时消防员、乡领导都来了,全家人都吓坏了”。被救下来后,家人下定决心,把张山送进漳南精神病医院。

  暴力倾向

  张山对精神病医院表现出了抗拒。

  多位家属告诉澎湃新闻,2017年那次,他入院仅十几天就擅自跑出。后来张山向父亲提到过当年逃院的经过,“趁着医院停电,跟工作人员溜出了大门”。

  第一次从医院“逃离”的张山回到自己家,爬上到楼顶再次企图自杀。被救下后,他又被送进精神病院住了两个多月。

  2017年魏县漳南精神病医院开具的诊断书确诊为精神分裂症。张峰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一张落款时间为2017年7月22日的“魏县漳南精神病医院疾病诊断书”显示,张山被该院确诊为精神分裂症。

  一份病程记录显示,医生在张山的病例特点中写道:张山病前性格内向;因压力大而缓慢起病;主要变现有多疑、怀疑妻子出轨、急躁易怒、自言自语、自笑、注意力不集中、有自杀倾向等;并且写明:无冲动攻击行为等。

  出院记录单显示,2017年7月22日,张山获准出院。患者精神状态较好,精神症状较之前好转,交谈时可见到面部表情有所变化。医嘱中写明,出院后要继续用药巩固治疗,此外要避免一切刺激。

  出院后,张山再次回到青岛打工,这次是小丽和他一同去的。小丽每天督促张山吃药,但从2018年开始,他开始拒绝服药,“觉得那是我们害他的毒药”。无奈之下,小丽只能通过将药片碾碎掺入饭菜中,以此维持。

  不过,张山的精神状态依旧不佳,每天对小丽和小丽家人进行辱骂,并要求四个孩子不能去小丽家,宁可让父亲张峰一个人照顾。

  张峰说,张山有时周末会给他打电话,如果得知孩子被送到小丽家就会大发雷霆,儿子总认为小丽家人会害他和孩子。

  事实上,小丽家人和张峰都向澎湃新闻表示,张山的岳父岳母对四个小孩十分宠爱,绝无半点伤害,两家人也未出现过什么矛盾。

  张峰为防止张山再次跳楼,将自己家二楼装上防护网。2019年以来,张山病情恶化,有了暴力倾向。

  4月的一天,他在小丽上夜班的时候,凌晨两点手持匕首和棍子,闯入同在青岛打工的小丽弟弟家,要对其行凶但未得逞。第二天小丽就此事质问时,张山表示他没做过。

  又一次爆发是5月8日,当晚张山突然夜不归宿,称他“要加班,加到什么时候不知道”,随后失联。

  次日晚7点,张山回来了,见到小丽后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并用螺丝刀戳小丽的头部。多位同在青岛打工的亲属向澎湃新闻证实了此事。

  张山的举动让家人意识到,他必须回到医院。

  5月10日凌晨5点,张山的妹夫开车把张山送回到魏县老家,准备再次入院治疗。妹夫告诉澎湃新闻,回家路上,张山多次扒车门企图逃跑,甚至在高速公路上下车要翻越护栏。

  10日下午1点左右到家后,小丽联系了漳南精神病医院来接人。“我们不敢给他送去医院,谁送他记恨谁,医院接人的时候我们都不敢露面。”小丽这样说。

2019年5月10日,张山再次入院时的缴费凭据。逃脱杀人

  第二次入院还不到三天,张山再次从医院逃出。

  张峰告诉澎湃新闻,5月12日晚10点52分左右,他接到漳南精神病医院的电话,院方人员告诉他张山跑走了。

  之后张峰叫醒了在房间休息的小丽,小丽又通知了她的大伯。双方亲属和院方工作人员一起外出寻人。

  据小丽介绍,事发前,大伯还电话联系过她的父母,告知他们张山逃走的消息。几分钟后,当小丽大伯想再次联系小丽父母时,电话那边却无人接听了。

  大伯赶紧去小丽父母家查看情况,没想到在路上就碰到张山。当时,张山站在小丽三叔家门口,紧挨着小丽父母家。

  “啥时候出来的?上家歇会吧!”大伯问话。张山回复:“你离我远点!我手里可有东西!”

  小丽的大伯看到,张山的手里握着一把剪刀,旁边还垒了几块砖头,猜测“他是想翻进去”。

  小丽父母被杀害的卧室很快,张山从小丽三叔家门口离开,小丽的大伯立刻赶到小丽父母家。打开大门,眼前出现一幕惨象:小丽的父亲栗某和老伴倒在卧室的血泊里,院里放置的锄头上沾满血迹,家人立刻报警。

  事后小丽亲属了解到,事发当晚,张山是翻墙进入小丽父母家院内的,老两口刚好没锁房门。 院里同住的还有栗某怀有身孕的儿媳妇和她的两个女儿,因为锁了房门幸免于难。

  张山杀人后,从小丽娘家所在的野西村跑到了自家所在的大路固村,两村距离约3公里。

  5月13日0时许,张山跑到了自己的小妹家。此时小妹一家已获知张山杀人的消息。“我在院子里,正好看到他翻墙进来。”看到张山,小妹抱住他痛哭,并质问哥哥为什么做出这样的事。

  她告诉澎湃新闻,张山当时称,“现在控制不了自己,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害我。”小妹劝张山自首,张山表示,“我要去青岛那边自首,在这边自首会有人害我”。

  张山小妹回忆,张山当晚神情木讷,鞋子上和小腿处全是泥泞,可推断是从田间小道穿行过来的,“手上和衣服上全是血”,胳膊和腿上各缠着一节约束带,但中间已经断开。张山对小妹说,约束带是他在医院自己磨开的。

  张山小妹还介绍,后来张山从裤兜里掏出剪刀,想剪断胳膊上缠绕的约束带。考虑到当时家人的安全,她对其进行了协助,“我帮他剪的时候都剪了半天,那个带子又宽又厚,不知道他是怎么磨断的”。

  取下约束带后,张山向小妹借了300多元钱,拿走桌上一部手机便离开了。他带来的剪刀就留在了小妹家。张山走后,小妹报警,警方通过手机定位,于13日凌晨将正在县城马路上来回踱步的张山抓获。

魏县漳南精神病医院院方责任

  张山为何要杀害自己的岳父岳母?其多位亲属认为,张山想杀的,都是和他去精神病院治疗一事有关的人。

  小丽告诉澎湃新闻,她的三叔曾在2017年送张山去精神病院,父母也曾在张山2017年住院期间去医院探望过,还叮嘱他“好好配合治疗,按时吃药”等等。那次入院之后,张山总对她说,“你们家人害了我。”

  张山的妹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还心有余悸,这次就是他把张山从青岛送回来的。他觉得他如果当晚被张山遇见了,说不定也会有被害。

  张峰也说,他和儿媳曾去医院看过张山,那晚如果撞见,很可能也会被伤害。据其介绍,张山曾以锁喉的方式对他进行过袭击。

  对于张山第二次从精神病医院逃离,张山和小丽的家人均认为,院方没有尽到看护责任。

  多位家属告诉澎湃新闻,这次入院时,他们多次叮嘱过院方,张山已有暴力倾向,一定要看管好,护工工作时也要注意安全。可仅仅3天不到,张山就跑出来了。

  “那个约束带我们用剪刀剪,都剪了那么久,他磨断得磨多长时间?院方若按他们说的半个小时一查房,又怎么会没有及时发现?”张峰和多位亲属对此表示不解。

  漳南精神病医院负责人此前接受北京时间采访时称,事发当晚,医院给张山上了约束带,大约晚10点30分左右,他挣脱约束带,从房间边的一个角落偷跑出去了。医生查房时发现人不见了,急忙四处寻找,后来发现他跑到房顶上,医院的人都喊他下来,他不下。准备上去拉他下来时,张山从另一处下去跑了。大家开始到处找,也通知了家属,要求务必不要给他开门。

  5月20日下午,澎湃新闻来到漳南精神病医院,发现大门已经上锁,里面依旧有人。工作人员以“没开门”为由拒绝进入,一位自称是院方人员亲戚的女士表示相关领导都已去魏县卫生健康局配合工作。

  同日,澎湃新闻多次致电漳南精神病医院王姓负责人,未获回应。

  5月21日,魏县卫生健康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县卫健局已对漳南精神病医院下达整顿通知,并禁止医院接收新病人,要求院方对院内既存病人加强看管。另外,已开展组织受害人方和院方的调解工作,双方就赔偿金额问题尚未达成一致。

  5月22日,魏县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介绍,张山已经被魏县警方刑事拘留,正在对张山的精神状况进行司法鉴定流程,目前鉴定结果尚未得出。

  (本文中张峰、张山、小丽均为化名)

【编辑:叶攀】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