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兰州特大套路贷案:七个月获利超十亿 雇24家公司催收

2019年07月24日 06:54 来源:澎湃新闻 参与互动 

  2019年3月,在王某涛住处,兰州警方查获了2400多万元现金、8套房产资料和8辆车,其中包括两辆劳斯莱斯和一辆保时捷。

  被抓之前,王某涛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套路贷网络:组建团队研发了20余款贷款APP,注册成立23家空壳公司用于放款,与专业的风控公司进行数据对接建立合作,与24家催收公司建立了外包催收关系。

  放贷先收取30%的砍头息,贷款期限为7天,逾期每天加收10%的利息,利滚利重复计息。逾期不还者,则以电话骚扰、短信轰炸、P图等多种‘软暴力’方式进行催讨收账。

  兰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队长赵志军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数据分析显示,王某涛团伙在2018年7月至2019年1月期间,累计放贷113.78万余笔,循环放贷19.46亿元,收回资金则达30.25亿元,利润10.79亿元。目前,警方查处了浙江杭州、陕西西安、安徽合肥等地6个放贷、催收窝点,共抓获嫌疑人216人,刑事拘留203人,案件仍在进一步侦破当中。

“甜兔”APP评论区的网友评论截图“一睁开眼就是还钱”

  一段时间里,兰州人袁雪(化名)每天都想从坑里爬上来,而她越是挣扎,却发现自己越陷越深,“每天一睁开眼就是还钱”。

  因为做微商,货物还没有卖掉,袁雪需要资金周转,而信用卡还款日又将到期。她需要一笔快钱先把信用卡还上,再看能不能用信用卡套现,把借的钱还上,那时是2018年5月。

  宣称低息无抵押、放款快,手续简单,袁雪从网上的一个链接点击进入,随后下载了APP进行了注册,上传身份证照片进行人脸识别,绑定银行卡,APP自动生成了她可贷款的额度,3000元。她并未细看合同,而确认放款之后APP提示,有高达30%的综合服务费,也就是借3000元,到手只有2100元,借款期限为七天,逾期违约金10%。一开始袁雪想着能还上,放款确实很快。十几分钟后她就收到了2100元的贷款。

  而当她把钱还进信用卡时发现,信用卡已经被冻结了,已无法再套现用来还贷。7天的时间很短,临近还款日,因为还不上钱,客服人员主动打来电话,向推荐了另一个贷款平台。

  就这样袁雪开始拆东墙补西墙,App平台推荐的、短信收到的、客服推荐的,她陆陆续续在56个平台上进行了贷款。“我只是想着去补这个窟窿,每天借钱都是在还钱。”袁雪告诉澎湃新闻。

  最多的时候,袁雪一天要还7个平台的贷款,还了一个平台之后赶紧去下一个平台借款。到了2018年8月份的时候,袁雪再也还不上了,陆陆续续40多个平台开始出现逾期。

  “甜兔”APP下载界面截图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催收电话短信。有打给单位领导的,说袁雪是老赖,欠钱不还,领导找她谈话,她就说是自己信息泄漏了;有把P图照片发给闺蜜、朋友的,裸照、灵堂照片都有,旁边还配上老赖字样等等。自己接到的电话更粗暴,袁雪记得,一个女的催收员说,要一天打100个电话,让她24小时不得安宁,大年三十送花圈到她家。

  至今回想起陷进去的日子,袁雪忍不住委屈:“我没借钱去挥霍,我只是想从这个坑里爬上来,这个东西一沾就太痛苦了,人不像人 ,鬼不像鬼。”

  袁雪算了笔账,自己名义上借款80多万元,而自己要还有120多万元。

  兰州个体户张涛(化名)也有类似的经历,因为需要预付货款,加上父亲正在住院,网上贷款广告宣称的放款快手续简单吸引了他。从2018年8月开始贷款到12月27日出现逾期,张涛从一个贷款平台操作到了133个平台,而在此期间他还拿出了自己从朋友那里借的12万元用于还款。

  之后催收的短信、电话、P图像狂风暴雨一样袭来。有的短信上来就“骂娘”,还称“不还钱让你亲友都过不了开心年,你记住了这辈子别想抬起头做人”。

警方押解嫌疑人回兰州。本文图片均兰州市公安局 图

  阴阳APP与阴阳合同

  袁雪和张涛不知道,自己从注册贷款APP那一刻起,手机里的通讯录、通话记录就都被盗走了。催收人员会根据她的通话记录判断联系人与她的关系程度,进而进行催收。

  兰州市公安局民警李刚告诉澎湃新闻,谁作为主要催收目标,套路贷团伙是会根据通话记录进行数据分析的,找出你的主要社会关系,家人、闺蜜和朋友往往作为主要的催收对象。

  除了提取手机里的个人信息,为了逃避监管审核,贷款APP在设计上架时就设置了“AB”面。袁雪记得,她曾经下载的一款“甜兔”APP,进去之前,显示是“甜兔-美味菜谱”,介绍栏里也显示的是每日菜单精选,做菜教程等等。而注册之后,APP摇身一变成了贷款平台。

  李刚介绍,“套路贷”团伙开发了大量的“AB面”APP,在平台上招来用户的A面提供做菜、旅游、天气、阅读一类功能,B面则暗藏“套路贷”贷款平台入口。什么时候让用户看A面,什么时候切换到B面,只需要后台一个开关控制。一个APP往往连接着几十个“套路贷”平台,“A面用来应付手机应用平台审核,成功过审之后立即运行B面,进行放贷,‘甜兔’这款应用,既是一个放款的具体操作平台,也兼有‘推广超市’的作用。内设有多个链接,分别指向一些与之功能类似的应用。表面上看是不同的网贷平台,但其实背后老板是同一个人。”

  王某涛的商务主管高某供述,他们还会找有资质的网贷平台或者较大的网贷“超市”进行推广,在上面挂上自己的链接,按自己平台点击量或者新增用户给推广平台返利,刚开始是新增一个用户支付10元,后来变成一个点击10到15元。

  除了“阴阳APP”,贷款人通过APP签订的合同也是“阴阳合同”。以“甜兔”为例,该平台的贷款人签订的实际上是一份“消费垫付合同”,即放贷公司帮贷款人拍下了商品,贷款人需要在期限内还上垫付款。

  李刚介绍,该套路贷团伙放贷通过在第三方支付平台开设账户,以购买充值点卡形式发放贷款,而借款人还款也要通过第三方支付,这样来往资金融入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资金池,而非公司对个人走账,以此来逃避银行监管。

张涛收到的催收短信。

  风险控制精准“套路”

  兰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俊峰告诉澎湃新闻,在王某涛团伙内部,有着明确的分工:技术部,负责手机APP的研发;市场推广,负责手机APP在互联网平台的推广、流量接入、梳理贷款人员、审核贷款人资质,及注册公司用来与贷款人签订网贷合同。此外还有专人负责与催收公司日常练习向其分配任务、进行催收考核的催收管理人员,公司化运作。

  王某涛还与多家第三方服务公司合作,著作权登记代理公司为20多个平台软件违规办理著作权证,用于通过各应用商店审核上架;风险控制公司对贷款个人信息、银行卡信息和银行卡鉴权公司的鉴权结果进行风险评估,综合评定贷款人还款能力。

  在王某涛看来,他们之所以能做这么大,是因为风险控制做的好。“借款要先通过公司风控系统审查,比如我们会读取借款者的通话记录和通讯录,如果发现里面有催收公司的电话,就不借了。”王某涛说。

  王俊峰介绍,以前“套路贷”是撒网式的在各个网上平台无差别散布“低息无抵押快速贷款”信息,等待借款人主动联系。现在他们大量开发网络应用,并且用上了大数据分析技术,把获取到的用户信息运用大数据模型加以分析,以便精准“套路”,包括贷款额度,也是经过后台分析确定之后进行发放。

  风险控制还体现在上述“AB面”的APP设计中,给什么人看A面,给什么人看B面,都是根据受害人信息“精确计算”得出的。李刚说,比如,同一个APP,北京、上海和广州三个地区人下载后只能看到A面,因为这些地区监管相对较强,放贷风险较大。

  “软暴力”催收

  徽云驰企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驰公司)是承接王某涛的催收业务公司之一。据云驰公司的负责人讲,他知道所承接的业务,相关贷款平台都是在放贷款的时候变相收取一部分高额的服务费也就是砍头息,放贷之后会收取高额利息、高额逾期金来获得利益,相关费用远超国家规定的标准。但为了赚钱,他的公司承接了多个平台的催收业务。

  该负责人称,他公司的催收业务分为前后两段,前端一般是到期提醒和逾期一个月以内的,后端一般就是逾期超过一个月的。逾期时间长短决定着催收的难易,相应的催收代理费用也比例不同,一般一个月以内的代理费用为15%,超过之后增至近30%。

  云驰公司的另一名负责人称,因为公司拿不到正常的银行贷款外包催收业务,就开始跟没有放贷资质的贷款平台合作。另外,和这些贷款平台合作获取的佣金也相对较高,这些佣金是公司运作的资金来源。和甲方也就是放贷公司签约后,甲方会提供其平台的后台连接、账户及密码,催收公司的业务员进入后台能获取贷款人、贷款人紧急联系人、贷款人通讯录好友等信息。贷款平台每个月会按照外包催收公司的业绩进行排名,排名靠后的就会进行末位淘汰。

  该负责人说,为了应付检查掩人耳目,公司会有有文件规定催收员要合法合规催收。但实际中自己看到,公司的催收员遇到不还款的,会无休止的给通讯录里的联系人打电话进行辱骂威胁。

  据一名大学刚毕业进入云驰公司的职员介绍,公司每个组都有骂人威胁恐吓的,催收人员业绩不好,在公司垫底就会被总监责难为何不是使用一些手段,比如冒充律师。他所在组的组长还购买了一个“呼死你”软件安装在员工的手机上。

  “这起案件集非法收集公民信息,套路贷、非法经营,‘软暴力’催收于一体。”甘肃省公安厅副厅长、兰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肖春说,下一步,兰州公安机关按照公安部关于云剑行动的部署,进一步加大对套路贷活动的打击防控力度。专案组将深入开展审查取证等工作,查清犯罪资金流向,冻结相关账户及资金;冻结、复制服务器数据进行勘验、取证;继续深挖扩线,在公安部统一组织下,对关联团伙进行全面系统打击。

【编辑:刘羡】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